" />" />

Libra首戰美國國會,那些Facebook沒說的事

 width=

今天凌晨Libra在眾議院的聽證會正式結束,宣告Facebook和美國國會的首輪交鋒告一段落。就在一個月之前,Facebook發布了穩定幣Libra的白皮書,消息公布當天,比特幣當日漲幅超過10%,一度沖刺15000美金的高點。然而現在比特幣卻跌破10000整數關口,并且帶領加密貨幣市場整體跳水,一夜之間,千億美金灰飛煙滅。

一年多之前的4月10號,扎克伯格跨進美國國會就數據泄露事件出席聽證會,之后Facebook股價一路走低,數月之內市值蒸發將近一半,由于涉嫌操縱大選,以及引發種族歧視,Facebook甚至還有可能面臨最高達7萬多億美金(大約等于7個蘋果公司市值)的巨額罰款。那個時候可以算是Facebook創業10幾年來的至暗時刻。

不過這個時候有一個人出現給這個正在經歷“青年危機”的社交巨頭帶來了一絲希望。他就是這次聽證會的主角,舌戰國會兩院上百議員的Libra之父,大衛?馬庫斯。

一封短信說服扎克伯格發幣

馬庫斯第一次進入公眾視野是在2011年,當年7月,有著“美國淘寶”之稱的eBay宣布以2.4億美元收購手機支付服務商Zong。eBay稱,交易完成后,Zong的業務將被整合進eBay的子公司PayPal,從而擴大后者的移動支付業務。

而馬庫斯剛好就是Zong的創始人,彼時已經獨立運營公司3年之久,累積的融資額高達2750萬美金,同時還和全球超過250家運營商達成了合作關系。

加入Paypal之后,馬庫斯很快就擔任了負責移動業務的總裁,為了迅速搶占市場鞏固優勢,他打出了一套漂亮的組合拳,對內推動新產品研發,上線PayPal Here,為小企業提供可以連接手機和iPad的信用卡讀卡器。對外大肆擴張,買下Braintree,后者擁有移動轉賬應用Venmo。

由于帶領公司在短時間內將移動支付交易額提升三倍,讓PayPal一舉成為在移動支付領域增長最快的公司,一年之后,馬庫斯升任了Paypal總裁。

隨著業務的快速增長,馬庫斯所領導的Paypal甚至在收入等指標上已經超過了母公司eBay,矛盾就不可避免的出現了。在華爾街著名投資人也是Paypal重要股東卡爾伊坎的呼吁下,2014年9月,PayPal與eBay正式拆分。

馬庫斯這時候也選擇了離開,加盟Facebook。他通過自己的Facebook主頁宣布了自己的新角色,Facebook Messenger副總裁。作為Facebook龐大的產品集團中唯一的空降高管,在馬庫斯加盟以前,Messenger此前的月活為3億,馬庫斯通過連續迭代,將Messenger打造成一個無所不包的平臺,一年后月活突破7億,安卓下載量超過10億。也贏得了扎克伯格的夸贊,他表示馬庫斯的加盟是一個非常好的妙招。

作為移動支付領域的常勝將軍,不斷取得的勝利并沒有讓馬庫斯滿足,早在2012年,馬庫斯本人就開始研究數字貨幣,2017年12月他甚至加入了Coinbase董事會。在Coinbase的經歷,馬庫斯看到了數字資產的宏偉前景,他曾經表示過Coinbase的工作將徹底改變人們的生活。也正是對于數字貨幣不斷的思考,最終使得Libra的誕生看起來那么自然。

2017年末休假中的馬庫斯給扎克伯格發了一封短信,表示他認為坐擁海量用戶的Facebook應該建立自己的加密貨幣從而建立一個全球無間隙的貨幣網絡。讓十幾億無法使用銀行服務的人享受更好的貨幣服務。

被數據泄露危機搞的焦頭爛額的扎克伯格很快就給與了肯定的答復,在他看來這是挽回用戶信心,并且一雪之前Facebook在支付領域失敗恥辱的大好機會,在2018年1月的年度公開信中,扎克伯格說道:“我將深入研究數字加密貨幣及相關技術,以及如何讓這些技術更好地造福人類?!?/p>

4個月后,Facebook正式增設區塊鏈部門,由馬庫斯負責。

美國優先才是最好的辯護

由于去年所發生的一切,當馬庫斯出現在參議院的現場時候,其實是帶著Facebook原罪的,事實上聽證會剛一開始,參議院銀行委員副主席 Sherrod Brown就咆哮著說Facebook很危險,不值得信任。他一直在強調,侵犯用戶隱私,罔顧新聞專業性是Facebook的基因。

6月18日,就在Facebook發布Libra白皮書的同一天,眾議院國會議員兼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 Maxin Waters 就要求 Facebook 暫停 Libra 的開發,在公開信中,她歷數Facebook的罪狀。

1、Facebook 對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有影響力。如果發生危機,對美國甚至全球金融系統的穩定將造成巨大影響。

2、目前缺乏清楚的監管及保護,投資者和消費者可能會受到各種的威脅,包括隱私、交易和網絡安全等方面。大體量的 Facebook 還會成為黑客的統一目標。

3、考慮到 Facebook 以往的劣跡,不知其能否保護用戶信息安全。

4、可能會成為受監管的洗錢工具。

總結來說,議員們對于Libra的擔憂主要就體現在:危害金融系統穩定,被用于犯罪洗錢以及侵犯用戶隱私。

面對議員們的強勢,Libra團隊一開始就保持了很低的心態,并且馬庫斯很聰明的選擇了自己的辯護策略。針對監管擔心的3點問題,馬庫斯針對性的提出了三個解決方案。

1 Libra只是支付工具,并且會和監管層保持密切合作,確保不會影響貨幣政策和危害主權貨幣(當然此處就是指美元)。

2 同時對于使用Libra也會要求ID認證,并且在Facebook的網絡中轉賬還避免了現金交易的使用,正如馬庫斯所說,對于網絡的監管,最好的方法就是管理好出入口。通過這種方法Facebook甚至可以降低犯罪洗錢的風險,便于監管層更好的管理。

3 最后,按照馬庫斯的說法,Libra協會是會員制運行,每個符合要求的實體都可以加入,Facebook在其中不會有任何特權,也么有辦法對其施加絕對影響力,確保始終按照去中心化自治的方式運行。

最后,馬庫斯還給出了一條監管層無法拒絕的理由,那就是美國應該“絕對”領導世界制定加密貨幣的規則,作為未來金融演變的重要趨勢,美國絕對不會放棄在數字貨幣和全球支付業務領域所處的引領創新的地位,也就是說,美國不會放棄對未來數字貨幣行業的領導力爭奪。那議員們有什么必要為難處處擁抱監管的Libra呢?

中國如何應對

昨晚的聽證會中,在被問及Calibra錢包是否會與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競爭時,馬庫斯表示Calibra在支付網絡方面將與全球其他許多運營者合作,但同樣在錢包功能方面存在競爭關系。但是他也表示,由于數字貨幣在中國受到嚴格限制,并且Facebook也無法在中國使用,所以Libra不會考慮在中國應用相關產品和技術,Libra協會也不會允許中國的實體加入。

當然這并不意味中國就可以置身事外,2009年的時候,全球對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世界經濟金融大動蕩依然充滿憤怒,美聯儲一方面維持超低利率,另一方面開始加大QE的推行力度。

中國作為擁有美元儲備最多的國家,對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沒有任何發言權,只能被動接受美元超發所帶來的資產貶值。

時任中國央行行長的周小川呼吁,應該擴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的使用范圍,以利用SDR逐步取代現有儲備貨幣。2015年末,在中國政府的不斷努力下,SDR背書資產里面,加入了人民幣,而且人民幣的權重僅次于美元和歐元,超越了日元和英鎊,被大家認為是人民幣國際化當中最重要的一步。

然而4年過去了,由于SDR應用范圍狹窄,幾乎不可能出現在普通人的生活中,人民幣的國際化受到了很大的阻力。然而Libra的誕生從一開始就是瞄準了世界貨幣的方向。值得注意的是在Libra的儲備貨幣中很巧合的排除了人民幣,另外在libra合作的三十多家初始機構里面,沒有一家中國企業。這些都讓讓Libra天然的具有“去中國化”的特點。

正如之前所分析的,國會的討論和所謂的提案,只不過增加了Libra的曝光度,降低了libra的推廣成本,大量的輸出了libra的理念和所要達到的“崇高”理想,這無形當中刺激了用戶對libra的渴望。

那我們到底是應該是支持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推出IMF coin呢,還是嘗試參與Libra系統,或者甚至推出我們自己的穩定幣呢,這個值得我們深思??上驳氖?,我們看到國務院已經批準了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加密經濟時代的貨幣戰爭才剛剛開始。

本文由來源 鏈向財經,由 hua, laishi 整理編輯,其版權均為 鏈向財經 所有,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 Youlaite膠水首頁 對觀點贊同或支持。如需轉載,請注明文章來源。

發表評論

国产一级农村妇女愉情免费看